加入我們的電郵會員名單

我們亦誠邀閣下加入成為我們的免費電郵會員,我們會為閣下提供最新的資訊及會員獨享優惠。優惠期及名額有限,請從速加入。本月份會員有額外現金折扣,尚未收到電郵的會員請聯絡 mail@yanyanlp.com 查詢。










fb wp yt

介绍番:  ←按此查看其他文章

(所有文章的板权为 Yan Yan LP 拥有,如欲转载请事先得到我们书面同意。)

我们每个月会请专栏作家高原为我们撰写专文,介绍与黑胶碟有关的资讯。我们希望能够为初学者提供入门的资讯;亦希望与资深的朋友交换心得。部份的讯息你有机会看过,但绝对有很多你未知道的材料。我们称这部份为〝介绍番〞,每次初登的时候会放在首页,之后会放入〝介绍番〞的 Wordpress 内供参阅。

 

TAS 上榜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之二

Telarc Carmina Burana 1980年收錄,1981年推岀。錄音師(亦是 Telarc 創辨人之)  Jack Renner 崇尚的是 Mercury Records 的錄音師 C. Robert Fine 的三支全向性麥克風的錄音技巧。錄製 Carmina Burana 的時候,Jack Renner 分別用了 Schoeps 的全向性麥克風及定向麥克風收錄。亦是因為 Telarc Jack Renner Robert Woods 的要求 Soundstream 的規格由最初以 37.5 kHz 取樣頻率及18.75 kHz 的頻應提升至 50kHz 取樣頻率及由 20Hz 21kHz 的頻應。這個的提升使 Soundstream 成為當時首屈一指的數位錄音系統,亦成為了八十年代數位錄音黑膠唱片的殿堂級典範。2005 Telarc 賣了給 Concord , Jack Renner 2006年引退。Robert Woods 與原來 Telarc 其餘超過一半的員工亦在 2009年相繼離開 ConcordTelarc 亦基本上正式成為歷史的一部份。

上期我已將 Carmina Burana 2007 O Fortuna 的片段輯錄了。如果我沒有聽過此錄音其他版本的話,我會用可以接受來形容。它仍有一個闊落但未算驚人的音場,亦有一點的動態。雖然未能夠爆到地動山搖,但亦算有點迫力。它所欠缺的是音場的深度及樂器的分隔度。儘管播唱的系統有足夠的分晰力仍然可以分晰岀不同的樂器,但音像方面是較為模糊。錄音的整體效果是稍為暗沉,有點侷促的感覺。八十年代Telarc 最佳的 Soundstream 錄音黑膠唱片應該能夠營造岀一個完全開放, 3D 的立體音場及超高的分晰力及空氣感。Telarc 早期的黑膠唱片亦必定有雄厚的低頻及寵大的動態。違撼的是 2007復刻版並未能夠產生這種音效。

帶這張 2007復刻版來試機的朋友從來沒有聽過 Telarc 1981年的原版 Carmina Burana 黑膠唱片。他亦未有聽過八十年代 Telarc Carmina Burana 首版 CD。我拿了一張凸字 DADC 美版的 Carmina Burana CD 給他試聽。我以前亦有介紹過,Telarc Carmina Burana 第一版的 CD 在日本壓製。1985年當 Sony 在美國的 CD開始投產後,Sony Digital Audio Disc Corp (DADC) 便是在美國最早開始為 Telarc 壓製 CD。凸字 DADC 亦是美國的第一版。大家先聽一下凸字 DADC 美國首版Telarc Carmina Burana CD O Fortuna 的片段。(為了公平起見我分別是由唱盤的前前級及 DAC 直入電腦 24bit 96kHz 轉錄。亦即是說黑膠唱片及CD 都以平起平坐的模擬音源進入電腦,在電腦內進行同樣的 A/D 歷程。平時比較 CD 時會直接在電腦上由軟件直接轉錄。大家在youtube 上聽到這些的 O Fortuna 錄音都是輸入前級的模擬音源。) 

按圖試聽凸字 DADC 美國首版Telarc Carmina Burana CD O Fortuna

朋友聽過 CD 後幾乎不相信他自已的耳朵。CD O Fortuna 開展的部份已經顯現 Telarc 錄音一貫的爆炸力及動態。CD 的音場亦比復刻版宏大,無論是闊度、高度及深度都勝一籌。開展部份的定音鼓和鈸的仲擊力及瞬變都比復刻版來得凌厲。00:25 開始在中間的雙鋼琴以致低音弦樂部份亦有更清晰的交代。亦可以總結來說 CD 有更佳的分隔度及更廣的頻應伸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hf1qFHTXU4

大家可以按這個連線重溫上期 2007復刻版黑膠唱片的 O Fortuna,方便能夠與 CD 版本作比較。

朋友在聽完 O Fortuna 之後仍不肯罷体,事實上亦有點難以置信;不易令人信服。於是我選了另一段更明顯的給他比較,這段是 Carmina Burana 接近終章的 Dulcissime, Ave Formosissima O FortunaDulcissime 是女高音獨唱,樂曲絕對考驗到女高音 Judith Blegen 的氣量,亦可以体會到錄音所收錄到的堂音及高頻的高氣感和伸廷度。Ave Formosissima 大合唱的部份人聲與樂器齊齊去到盡,絕對可以考驗到器材的分晰力及後級的推動力。終章的 O Fortuna 雖然只是第一樂章的重覆 ,但終章的爆發力比開展的更有說服力。我們下期再比較這兩個版本在終章部份的分別。

 

 高原 (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