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我們的電郵會員名單

我們亦誠邀閣下加入成為我們的免費電郵會員,我們會為閣下提供最新的資訊及會員獨享優惠。優惠期及名額有限,請從速加入。本月份會員有額外現金折扣,尚未收到電郵的會員請聯絡 mail@yanyanlp.com 查詢。










fb wp yt

介紹番: ←按此查看其他文章

(所有文章的板權為 Yan Yan LP 擁有,如欲轉載請事先得到我們書面同意。)

我們每個月會請專欄作家高原為我們撰寫專文,介紹與黑膠碟有關的資訊。我們希望能夠為初學者提供入門的資訊;亦希望與資深的朋友交換心得。部份的訊息你有機會看過,但絕對有很多你未知道的材料。我們稱這部份為〝介紹番〞,每次初登的時候會放在首頁,之後會放入〝介紹番〞的 Wordpress 內供參閱。

 

繼續試機之十一

上期我比較了同樣來自 Decca 的錄音,Istvan Kertesz 演譯 Dvorak Symphony No.9 新世界交響曲;Kertesz/VPO (1961)Kertesz/LSO (1966)1961年的錄音來自維也納的 Sofiensaal,由 James Brown 負責。1966年的錄音在英國著名的 Kingsway Hall,由 KE Wilkinson 負責。1966的錄音無論是技術,器材,演譯的技巧都有改進;錄音成功進佔 TAS 的一席。除了指揮的效果我們暫且不談,為何這兩個版本的CD有捷然不一樣的效果? Kertesz/VPO (1961) 的首版 CD1987年推岀,Kertesz/LSO (1966) 的首版 CD1995年推岀。儘管兩個 CD 版本推岀的時間相距大約相差十年,但這亦不足以將兩者的命運倒置。理論上兩者都是由原版母帶經過 A/D 後轉為數位母帶印製 glass master製造 CD。反而很多聲音都投訴八十年代 Decca 所用的 ADC 並不原美。當年 Decca 用的 A/D Converter (ADC) 理應是 Ultra Analogue 2040,其實算得上是一個不太差的 ADC。部份 Decca 初期的 CD (指的當然是 AAD ADD CD 而非 DDD 的類別。) 不太理想似乎與他們所用的 ADC 無關。我反而覺得只要 Decca 當時負責 CD mastering engineer 做得妥當的話,很多 Decca 八十年代的 AAD ADD CD 的音效都相當理想。Kertesz/VPO (1961) 就是其中一個好例子。在我們深入探討這兩張 CD 之前或者借這個機會讓我們先聽一聽 Kertesz/VPO (1961) 其中的一個黑膠版本。這個London Stereo Treasury系列的黑膠唱片雖然並非 Wide Banner 首版,但音效並不輸蝕。 

按圖試聽 Kertesz/VPO (1961) 新世界交響曲黑膠唱片的 Adagio

Kertesz/VPO (1961)Kertesz/LSO (1966) 最大的差異似乎在於後者使用了CEDAR (Computer Enhanced Digital Audio Restoration)當年最先進的 DE-HISSER DH2。負責整個 CD remastering engineer James Lock,當然我們想信 James Lock 只負責其中的部份。James Lock 作為 Decca 最有名望的錄音師之一亦是 Decca 剛開始立體聲錄音的其中一個開國功臣。除了推崇 omni-directional mic 能夠收錄到古典樂曲最理想的效果外,他亦只需要利用幾下拍手聲便能夠判斷一個錄音場地的好壞。James Lock 就是甪這個簡單的方法找到在加拿大 Montreal St Eustache Church;為Dutoit/Montreal SO、為 Decca 的數位錄音寫下了光輝的一頁。由 Karajan Boris Godunov Solti Wagner The Ring, 以至 Sutherland/Pavarotti Turandot 及不可不提 Crespin/Ansermet Berlioz/RavelJames Lock 成為了這些藝術家的御用的錄音師。James Lock 的技巧與成就不容置疑。由當時(指的是九十年代) 最具資歷的 James Lock 負責將 Decca 最珍貴的錄音轉錄為 CD,這個決定理應是最明志之舉。當時亦根本沒有比 James Lock 更適合的人選。剩下來就只有原來的母帶的質素及 CEDAR DE-HISSER DH2 能夠影嚮最後的 digital 母帶的效果。

根據 James Lock 當時的描述,有部份母帶根本受損到不能修復的程度。要重現當年超水準的錄音效果幾乎不可能。剩下已經有破損而能夠修復的母帶就需要經過 DH2 除去錄音帶上不必要的雜音。但 Cedar De-Hisser 過程並非只有 DH-2。在 DH-2之前其實還有 Cedar De-Clicker DC1 De-Crackler CR1。因為在錄音帶(亦可應用於復刻黑膠唱片之上!) 中的 clicks (哢嗒聲), crackle (噼啪聲) and hiss (嘶嘶聲)是三種最常見的噪音。在當時來說,Cedar 這幾部減噪的系統稱得上是十分先進。Cedar 在每一部机內均使用雙 40-bit floating-point processors處理訊號,能夠將訊號進行同步的修正。不過我們首先要明白我們的耳朵當然能夠馬上可以從音樂的訊號中分辦岀這幾類的噪音。在減噪的機器中就算是單一個的 click 都已經是埋藏在不同的頻率之內,與同頻率的音頻完全溶合在一起。試想一下沙與糖混為一體的情景。De-Clicker DC-1 的操作是首先將整值訊號上每一個click 連帶與它一起的音頻先除去、經過分晰後除去頻段內 click 的部份;最後將 潔淨後的音頻放回訊號的原位。視乎 click 的長短,一個 click 可以由數個至數百個 samples 不等。DC-1 每秒可以處理多達 2500 clicks,要知道從訊號中抽起 click 的頻段並不易。更何況 clicks 可以重疊出現;要處理得一乾二凈並非易事。接下來的De-Crackler CR-1 要對應的比 DC-1 的更困難,錄帶上包括噼啪聲、電流聲、過荷、失真等等都一概由它處理。CR-1 處理訊號的方式與 DC-1 捷然不同;今次需要 remaster engineer 能夠做岀適當的選擇。CR-1 的控制比 DC-1 要困難得多,如何去處理?我們下期續。

 

高原 (5/21)